文摘 : 星洲日报 SIN CHEW DAILY 2 0 2 1年6月10日|星期四 Thursday

马铃薯叔叔 :

最想要让孩子知道,做人要正,无愧于心。

我是马来西亚社警总会长,2007年开始当人民社警时,看见很多被忽略的社会问题。一个人犯了罪,大家都叫喊着要将他关进监牢,要逮捕一个犯人很容易,然而,把犯人关在牢里并不代表杜绝罪案。更关键的,是如何解决犯罪的根本?于是,我开始研究这些人,唯有去了解他们得犯罪心理与思想,去理解他们罪犯背后的动机,才有效的歇止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做犯法的事情。

想要杜绝社会犯罪,落力帮忙社会底层的一群

 
人贫智短,马瘦毛长。很多罪案如性侵、贩毒、私会党都发生在贫民区,因为坏人知道在这里伸出邪恶之手,那些来自单亲家庭、破碎家庭的,得不到爱的孩子就会误以为自己抓住的是橄榄枝。
 
心智不成熟的年轻人接触私会党后,在党员的怂恿下去飙车或欺欺霸霸而获得认同,得到快感、满足和成就感,加上社会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大染缸,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自此误入歧途。贫穷、欲望、旁观者的共谋,都会形成了一条可怕的犯罪生态链。所以,我不能冷眼旁观。
 
一个人只要能吃饱,很多问题能能迎刃而解,所以,我开始去派米,我想每个人都有饭吃,每个人都能温饱。可穷人吃白米吃到怕!他们煮一锅白米饭,通常是罐头沙丁鱼捞饭吃,或煎鸡蛋,用酱油捞饭,所以,我又派马铃薯,因为马铃薯淀粉高,热量和白米饭一样,可当菜吃又耐饱,小孩也喜欢吃。
 
在我的观念里,做好事不必留名,所以我没特地告诉别人我叫什么名字,正因为我派铃薯,于是,马来同胞干脆叫我“Uncle Kentang”,“马铃薯叔叔”这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有头发边个想做瘌痢啊?很多人犯罪,是环境所逼。身为社警,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去关怀与扶植他们。因此,我在穷人的社区建立了“一毛钱福利”,像“一毛钱商店”、“一毛钱图书馆”、“一毛钱德士”……
 
住在政府组屋的人,这栋不认识隔壁栋,这一层楼的也不认识楼上楼下的邻居,以致难以防范图谋不轨的外人。“一毛钱商店”就是一个凝聚点,商店里任何的东西如衣服、冰箱、鞋子、家具、电器等等都是一毛钱,这些东西都是别人捐给我的,我放在商里,让有需要的人以“一毛钱”买去。而商店更大的意义,是凝聚居民,让居民互相认识。
 
我们选一个体型健硕的居民当“阿头”,负责物资发放的工作,同时监督环境。阿头认得组屋居民的每一张脸孔,这样一来,当不法分子想要靠近这社区,就会有人通风报信,而组屋的人又能互相照护,以减少罪案发生。
 
穷人家庭成日为生活奔波,无暇照顾小孩,造成“金鱼佬”有机可趁。于是,我又建立“一毛钱图书馆”,当妈妈们上巴剎时,可以把孩子寄放在这里,以避免小孩一个人在家发生意外,像坠楼,甚至被邻居性侵。

生老病死都要花钱,能帮就帮

生老病死,环环相扣。即使改善了他们的生活环境,即使让穷人有饱饭吃,贫穷背后还有许多问题。像贫穷的病人要去看病是一段颠沛的路程,他们没钱乘搭德士,唯有拖着不适的身体转多趟车才到达政府医院,时间和精力都耗在交通上。为此,我找来“一毛钱德士”,把他们直接载到医院。
 
而后,我又筹备了“一毛钱救伤车”把那些行动不便的、紧急状况的穷苦病患送去医院。目前,我们一共有8辆救伤车和15位全职的医疗团队。救伤团队对我来说是最艰难的事,毕竟,救伤车内的备用药物、医疗设施、人手、薪水、汽油都是庞大的开销。
 
我们救济的,不只是吉隆坡需要帮助的人,还包括外埠的穷人家庭。有些必须到吉隆坡政府医院看病的穷人,长者需要入院时,孩子哪有多余的钱住酒店?如今,他们只需付一块钱,就可在雪隆一带的5间“一令吉房子”住一晚。
生要照顾死要葬。穷人去世了,葬事需要的费用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负担,所以,从收尸、入殓到下葬,我一手包办。
 
慈善不易为,除了要有善心,还要很强的人脉关系,毕竟,有的亡者在对岸,需要处理和熟悉很多程序才能有效和快速的替家属解决问题,而心脏更要强大,因为我接触到的遗体,还包括谋杀的、意外的。这些年来,我只管做我所能做,并且不断扩充我所能做的,于是,办公室最近添加了防止自杀的热线服务。

做善事不为名利,一定要走正道

生命很短暂,我做这些事只求开心,我不认为自己伟大,更不求回报。当那些穷途末路的人在极度需要帮助时找到一线曙光,并为生命里的悲伤事一面擦着眼泪一面连声对我说谢谢,这已足够。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是割胶工人,甚至穷到没饭吃。我爸爸生病要入院时,我们没钱叫救护车,我爸爸往生时,我们没钱给他买棺材,穷人种种的苦,我都经过,所以我明白穷人的辛酸。那时候,校长和老师偶尔会买一些粮食送来我家,因为受过他人的恩惠,我希望将来自己长大了,有能力了,也可以帮助人。
 
我帮人不分种族,和我一块工作的包括三大种族。这些年轻人在脸书看到我做的事情把我当成英雄,所以要来这里工作,但其实,他们是来学做人的。我想跟他们说:“做慈善不能求出名,做慈善和做人一样,一定要走上‘正道’!要相信慈善会带来各种能量,当你是尽心尽力的做,不祈求也无贪念时,天兵天将都会来协助你。”

我想留下来的爱的遗物

一个人死后会留下很多东西,但我认为,一个人身前做的事情给后人带来什么启发或影响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当我百年归老时,我能留下的仅仅是精神。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也跟着我去做善事。我要让我的孩子知道——人生有起有落,你可以丢掉财富,但不能丢掉思想;钱多钱少,思想不可少!做人要正,走得正,才无愧于心。
 
在我的遗物当中,第一辆义卖的救伤车是一个设计师特地做给我拿去筹款的,而这设计师后来也因为心脏病去世了,我想必定会让人们想起当年马铃薯叔叔曾为社会做过的事。
 
第二件,是一幅本地画家画的雄赳赳白熊,它是一个曾接受过我的帮助的朋友送给我的,对方也许希望体格健硕的我能一直像这只熊一样,她祝福我,也叮嘱我一定要身体健康,才能帮助更多人。
 
第三件,是一个空姐送给我的。这名空姐的姨甥女在2013年被谋杀后找不到尸体,所以他们找上我。为家属找到女孩的尸体,往生者得以安息,亡者的阿姨,也就是这位空家在阿布达比买了这头飞鹰给我,寓意一只展翅高飞的老鹰随时盘旋在高空俯瞰着、也照看着陆地上的孩子。
 
第四件,是我的乾女儿送给我的。她父亲是德士司机,他在她4岁时被人割断脖子,她们家很穷,所以,在4个孩子当中我领养了她,至今已好几年。当时,一个叫“Wira Sepahtu”的电视节目作弄我,我在生日前几天上节目,节目组给了我一个意外惊喜,安排我乾女儿献上这个牌匾给我,还带着一粒蛋糕来现场,我一个大男人在现场感动得泪如雨下。

如果由你写自己的墓志铭,你会写什么?

我没有浪费我的生命!

更多生命乐章报导

脑麻儿妈妈许愿珊

脑麻儿妈妈许愿珊

文摘 : 星洲日报 SIN CHEW DAILY 2 0 2 1年7月22日|星期四 Thursday脑麻儿妈妈许愿珊: 最想孩子记得,妈妈在面对逆境时 那股积极不放弃。。。 转眼间,许愿珊的大儿子张力升今年已19岁了。这些年来,每当接受媒体访问,许愿珊就像在拆开纱布重看伤口,娓娓叙述大儿子出生、被诊断为脑麻患儿、抚养至今的点滴,虽然内心伤痛又被触碰,但她却感到,越是一遍遍自我梳理和表达,内心越能够平伏。今天与她谈起来时路,双眼依然泛着泪光,而涌出的更多是释怀和放下的泪水。...

Rhyme Of Life Articles – 藏恩閣全馬首創圖書館設計

Rhyme Of Life Articles – 藏恩閣全馬首創圖書館設計

文摘 : 星洲日报 SIN CHEW DAILY 2 0 2 1年5月16日|星期日 Sunday藏恩閣 鄺漢光: 全馬首創圖書館設計 留住先人遺物 将祭拜缅怀祖先的骨灰阁转化成欧美现代书香之家的优雅空间,国内数一数二的殡葬业先驱富贵集团新推出的“藏恩阁”,是全马首个图书馆设计的骨灰阁,架上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盒子,能典藏先人留下来的珍贵物品,百年隽永流传。邝汉光精益求精、求新求变的精神,让他打造了全马别树一格的殡葬产品“ 藏恩阁”。改造骨灰閣寓意慎終追遠...

Rhyme of Life Articles 周金亮

Rhyme of Life Articles 周金亮

文摘 : 星洲日报 SIN CHEW DAILY 2 0 2 1年6月24日|星期四 Thursday周金亮 : 我这一生深爱音乐,以后两把吉他、音乐创作都留给孩子。 “音乐通胜”创立近二十年,“通胜”就是那本通行华人民间包罗万有的通书,因避忌讳又名通胜。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周金亮觉得录音室像一本音乐老黄历,记载了有关音乐的种种,至于英文名“Musictoxin”,既是音译,同时也别有涵意,“音乐像毒素,但对我来说,它是美丽的毒素,我已经上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