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路頭

文/Eva歐燕珊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典禮主持

 

「阿姨,你準備好了嗎?」從日本旅遊趕回來的阿姨坐在車裡紅著眼眶點了點頭。我們把車的引擎熄了,幫阿姨開了門,她緩緩地下了車,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外公家。在外公家的大門前,阿姨的雙腳就重重的跪在大門外,終於忍不住大哭跪著爬到外公的靈前,哭著說:「阿爸,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其他的阿姨舅舅大家都跟著大哭起來,他們扶起跪在靈前的阿姨,走到棺木前看看爸爸的遺容。或許有些人只是在電視劇上看過這樣的場景,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有些人真的切切實實地經歷過。

有些人會很納悶到底這些禮俗是有根據的嗎?它確實是存在的,而它的名詞為「哭路頭」。根據網絡上的資料搜尋「哭路頭」在古時代就已經存在,它意喻著:「父母或祖父母臨終,若已出嫁的女兒未能及時隨侍在側,則聞喪後回娘家奔喪時,應在娘家大門口外哭號,並以跪爬方式進屋,跪爬至靈前哭號祭拜,除非有娘家人攙扶,否則不能起身。」(台灣殯葬資訊網,2020)

由於「哭路頭」的喪俗特別强調已出嫁的女兒,因此經常會被誤會成歧視女性的惡習(台灣殯葬資訊網,2020)。但仔細的探索一下,其實那是因爲古時代的女兒通常都會遠嫁他鄉,未能隨待在側,不能再盡女兒之孝,從此陰陽相隔;反之兒子和未嫁的女兒都會在家中陪伴父母。所以「哭路頭」才會出現是已出嫁的女兒必須執行的儀式,但當中它並沒有歧視女性的含義。

生活隨著時代的變遷,很多子女都會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謀生。無論是兒子還是女兒都可能錯失陪伴臨終的父母或祖父母的身邊。所以到了現時代,當父母過世,若兒子或女兒沒能隨待在側,隨後才返家的才在禮俗的要求下,從大門前跪下哭著爬進屋内直到靈前跪拜。「哭路頭」的喪俗并不是只有出嫁女兒要履行的禮節,而是身爲子女都要有的孝行。喪俗可以隨著社會改變做調整,但它的含義並不能扭曲和誤解。

 

在我的人生里看過三次「哭路頭」,雖然不是我自己的親身體驗,但他們都是我最親的家人。第一次是在我五歲的時候,第二次是在我高中,第三次則是在2019年。五歲時並不明白這是一個什麼儀式,只是看到堂哥跪著進來哭得很傷心;高中時哥哥因為錯過公公的入殮,當時爸媽也是叫哥哥跪著進來,好奇心的我問了問爸媽,他們給我的答案就是:「因為他遲回來一定要這樣做的……」長輩沒有一個完整的答案和由來,所以這個疑問一直存在我的心中。直到我踏入殯葬業,慢慢才了解到殯葬的習俗。

 

自身的經歷,以及在工作上對習俗的逐漸認識和了解後,我更清楚明白「哭路頭」並不是只有外嫁女可以做。當至親臨終無法隨待在側,直到離世對於家屬來説都是件非常傷心難過的事。不僅想到無法盡到最後的孝義,無法再陪伴就是永遠的遺憾,所以就算沒有長輩們的吩咐或禮俗的要求,都會很自然地跪在地上痛哭。老祖宗的智慧使用了文化禮儀,來讓我們為逝者表達悲痛,以及將哀傷能有機會抒發出來。

參考資料:

台灣殯葬資訊網:http://www.funeralinformation.com.tw/

 

Nirvana Care Emcee Department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典禮主持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又稱司儀,負責主持殯葬儀式,根據主家各個籍貫、風俗禮儀、語言文化等。確保出殯流程順利進行,瞻仰、封棺、奠禮拜祭以及出殯。在訪問主家索取資料以追思逝者過去,協助撰寫追思文,和家屬一起緬懷逝者。

 

作者簡介

Eva歐燕珊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典禮主持,曾擔任行政人員,後加入殯葬業禮儀部擔任奠禮主持人。在奠禮主持數年,臺風穩健,善於中英及粵語。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在哀伤关怀的辅导室里,“我的哀伤会持续多久”都是个案常见会提问的问题。每每听到个案提问这个问题时,心都会揪在一起。

我在殯儀館上班

我在殯儀館上班

目前,我送走的朋友已有3000多人,雖然無法一一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有時會無聊的想一想,他日我自己也往生之時,在那所謂的另一個世界,那裡的朋友比我這一輩子所認識的人還多很多呢!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_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_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 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有一种朋友,他们身上带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追根究底,大概跟天生有一双灵巧的耳朵、一颗体贴善感的心灵有关。他们不轻易打断别人的说话,不说教,不批判,只是安静地用心倾听,絮絮不休倾吐的人们,因为被倾听了,所以暴走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彷佛被掐住脖子喘不过来的一口气,终于恢复正常的呼吸频率。...

戴孝可以上班吗?

戴孝可以上班吗?

戴孝可以上班嗎? 文/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Eva Ow我朋友最近問了我一個問題,她説:「誒,什麽是戴孝?戴孝之後我們還可以去做工嗎?他們會不會道德綁架我?」這個問題我想了一下,當時我不知道要怎麽解釋,因爲真正的含義我並沒有深入去瞭解過。但是,可不可以去做工這是要從傳統的想法去解釋,還是以現代人的想法去解釋呢? 我想了很久,我覺得其實應該是要先瞭解戴孝的含義,才去決定上不上班的問題。...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只想好好保护你 / 注册心理辅导员 张以靖 辅导室,一位处在青春期的男孩,一位辅导员。 男孩,低头沉默不语。对于辅导员的尝试提问,男孩都一问三不知。 就在空气凝结当儿,辅导员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你在这里是安全的。你所分享的故事都是属于保密的,谈话内容只会停留在你我两人与这间辅导室之中,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只见男孩紧绷的脸色与肢体突然放松,再三地向辅导员确认刚才所谈到的保密原则后,开始放下那颗防备心,做好准备,愿意尝试信任辅导员,与辅导员一同踏上上疗愈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