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需要辅导吗?

/注册辅导员 张以靖                                   

 

失落

失落,是人生的一部分。

打从我们出生后,在经历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从得到到失去,从相遇到分离,失落总是以不同面貌跟随着我们,让我们被迫接受失去的失落感与分离的痛苦。失落是由丧失开始,我们可能丧失了某人,某件物品或者某种状态。失落是痛苦的,无论是生命、健康或某种状态的丧失,我们的情绪都会遭受到冲击,而每个人对于面对失落的方式都不一样。

悲伤

悲伤是指一人在遭遇失落或被剥夺挚爱的人或事物所产生的悲哀与伤痛,因此悲伤是失落所产生的正常情感反应。经历失落,就会有悲伤的可能。在悲伤的过程中,也许会出现一些正常的悲伤反应:身体感觉不适如头痛、极度疲倦等;感觉哀伤、愧疚、愤怒、焦虑等;感觉食欲不振、不断哭泣、睡眠困扰等。每个人对于悲伤的反应都不同,而悲伤是属于个人化的旅程。在经过接受失落的事实,悲伤将慢慢走上疗愈的道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悲伤所带来的伤痛,最终将慢慢愈合,重新回到日常的生活轨道。

悲伤辅导

悲伤辅导主要任务是协助人们经历正常的悲伤状态,并健康地完成悲伤任务,以增加重新回到日常生活的能力。其悲伤辅导的目标是协助人们处理因丧失亲人的各种情绪困扰并完成未竟事宜。

但,悲伤真的需要辅导吗?

在大众的意识里,“辅导”这词相对还是较陌生及接受度还未广阔,加上悲伤辅导,更是少为人知。在未接触悲伤辅导这个领域之前,自己本身对悲伤辅导的认知是零,课本上所学的辅导理论或技巧也从来不触碰悲伤辅导这一块。在接触悲伤辅导这个领域后,开始阅读有关资料,才发现原来有关悲伤理论是充足并充实的,缺乏的是大众对于它的认识与认知。

当我们说悲伤是失落后所产生的正常情感反应,那或许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心里不免会产生疑问—既然悲伤是正常的反应,那为何需要辅导呢?

在接触丧亲的个案后,对于悲伤辅导这词,我想可以用另外的说词去诠释。

悲伤或许不需要辅导,但需要聆听

“你是我最好的聆听者”

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却道出很多丧亲者的无奈心声。在经历丧亲悲伤的这条道路上,寻找一位聆听者往往是最困难的。在陪伴丧亲者的旅程中,你问我做了辅导了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我聆听了,他也感受到了。”

悲伤或许不需要辅导,但需要叙述

“在这里,我完全可以说我想说的”

面对死亡和丧亲者,我们都习惯避而不谈有关话题,一来是不知如何回应,二来或许自己对死亡也同感焦虑。但,丧亲者往往却急需一个可以述说的对象以抒发情绪,通过叙述,丧亲者也能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维,找到疗愈自己的出口。在陪伴丧亲者的旅程中,你问我做了辅导了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我提供了一个安全与不评价的空间,让丧亲者可以自由地说他想说的,抒发他内心那复杂的悲伤情绪。”

悲伤或许不需要辅导,但需要同理

“没人可以明白我的感受,但至少你不会催我快点放下”

面对丧亲者,我们承认我们也的确无法做到完全明白丧亲者失去挚爱的感受。对于劝导丧亲者以早点放下,早日振作起来,我们也总是说不出口。在陪伴丧亲者的旅程中,你问我做了辅导了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我愿意聆听,愿意试着了解那份爱,愿意同理因为爱而失去后的那份痛苦,慢慢地陪伴他经历这段旅程。”

悲伤或许不需要辅导,但需要关怀

“我有吃饭哦!”

偶尔聊聊三餐吃什么,偶尔聊聊2020年怎么了,偶尔聊聊心痛的感觉,偶尔聊聊日常生活,这就是我与丧亲者的对话。在陪伴丧亲者的旅程中,你问我做了辅导了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陪他聊个天南地北,给予关怀,在悲伤的道路上互相温暖彼此。”

悲伤真的需要辅导

如丧亲者经历了正常的悲伤期后,还表现出异样的行为或反应,例如:产生对往生者还在世的幻觉、感觉极度悲伤或焦虑、不能与他人建立关系或无法回到日常生活的轨道等等都是不健康的悲伤行为。这时候是非常鼓励丧亲者寻求专业辅导的协助。如果利用酒精或药物来面对失落,严重影响丧亲者的健康与生活,这时辅导员就必须介入以采取积极治疗,必要时候需要转介。

悲伤需要辅导吗?我想我的回答:“是,悲伤是需要辅导的。”无论是聆听、叙述、同理、关怀、介入与转介,其实都概括在辅导任务里。看似没什么作用的辅导过程,却是很多丧亲者得到力量的一个渠道,重视自己的生命意义,把悲伤转换成爱与思念。

那,现在换你回答,你认为悲伤需要辅导吗?

 

“当我有一天突然发现一个人

她的声音能够温暖我、甚至治愈我

于是我开始觉得我要好好找回隐藏在失落中的那份能量

带着爱和勇气继续前行”

                                                 -摘自苏绚慧《失落与悲伤》

 

 

 

Introduction of Nirvana Care Grief Care Department
富贵关怀咨商与辅导部简介

富贵咨商与辅导关怀部(Grief Care)提供临终关怀、丧亲及失落关怀咨商与辅导服务。关于个人失落悲伤的咨商,或是团体支援以及生命教育推广,欢迎联络[email protected],或拨电010-9896954(星期一至五,早上十时至下午五时)预约。

Nirvana Care – Grief Care department, cares your grieving journey… We provide individual counselling, group support and life education awareness.

Contact us at [email protected] or 010-9896954 (Monday to Friday, 10am to 5pm) for appointment or phone and email enquiry.

 

作者簡介:

张以靖,马来西亚开放大学辅导系硕士,认证与注册辅导员,热衷于关怀生命、推广生命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