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好

/ 賴昭宏

「你好嗎?」「你還好嗎?」朋友發來這樣的簡訊,心裡很想回答說「我不好」,「一點都不好」。基於禮貌上,還是回應了「還好啊」、「還不錯」、I am fine。往往,這樣就可以打發被追問下去的窘境。

我可以不好嗎?說出不好這件事,卻往往變得如此難以啟齒。尤記得在陪伴媽媽生病的那段日子,離職成為照顧者的時期,很久不見的朋友都會捎來問候「你好嗎?」我心裡有很多的抗拒,想著,這時候怎可能會好?感覺每一句問候都像是諷刺,如針扎一般地扎在心上。

我不好,因為不好所以現在在這裡。因為家裡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媽媽生病了,所以我們不好。我不好,因為不好於是辭職了,全職留在家照顧生病的媽媽。我不好,因為我沒有固定的收入,可是醫藥費卻如此昂貴。我不好,我的生活得靠著其他手足支撐著,才能讓我不必擔憂經濟的專心照顧。

我是真的不好的。

你呢?當你不好的時候,你會怎麼做?這個大環境,遍布著感染病毒,出門也得要小心翼翼。現在,即便因為工作上的方便,必須要堂食後繼續開工,也得要冒著被人彈劾的可能。疫情當下,開門做生意也讓人覺得心虛,因為每一個動作,都帶著被感染的危機。在這樣的環境,你好嗎?

我不好,可以怎麼做?

一、做當下能做的

比如,填飽肚子,好好睡覺,飲食起居盡量維持正常。這件事,看起來似乎容易,但對這個大疫情年代,卻不然。有些人連收入都遭受到影響,吃不下睡不著,是常有的事。做當下能做的,也就是衡量目前自身的能力,能做到哪些,就做那些。我們的溫暖社會,不久前出現了白旗活動,這也是一種自救的方式。有需要的時候,說出來,讓別人來幫忙。當我們有一天,也站得住的時候,就能成為那一個伸出援手的人了。用這樣的方式,當下,一步一步地,將自己撐到光亮來的時候。

二、對自己好一點

對自己好一點,就如你怎麼對待好朋友或家人一樣。當你的朋友或你關心的家人,遭受到不幸的時候,你會怎麼對待他?就用那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吧。比如說,請他吃一支冰淇淋,或倒一杯溫水給她喝。這時候,也這樣對待自己吧,為自己倒一杯溫水,捧著杯子感受溫度,感受自己給自己的呵護。當自己的好朋友,成為那一位有同情心也有同理心的朋友,然後問自己說「遇到這樣的事情,很煩吧?」想一想,你會如何回應他。

三、回到此時此刻

此時此刻是什麼啊?我不就在這個當下嗎?看到這裡,你或許會如此納悶。然而,有多少人會真正的活在此時此刻呢?我們思想總是游離在過去和未來。如果現在疫情讓我們如此不堪,我們會想念過去的美好。同時,我們也會擔憂,接下來該怎麼往前走?這個大環境,什麼時候才會變好?眼下看到的,是每天的確診案例不斷攀升。很多人都懷疑,只有自己乖乖待在家,關了個寂寞。然而,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回到當下,因為此時此刻是你和自己在一起,即便關了個寂寞也是帶給自己最安全的保護網。

我不好,因為不好,所以想要將自己照顧好。不好,就像是本來一顆充滿電的電池,突然漏電了。或許許多外來鼓勵性或正能量的資訊,完全無法吸收,每天都處於無力狀態。這樣的狀態,曾經有過嗎?如果曾經經歷過,那麼那個時候是如何將自己再次充上電呢?如果,這是一個新的經驗,那麼這次的經驗有什麼不一樣?找不到方法的時候,就找朋友問問吧!

找不到朋友的話,可撥打010-9896954或來信griefcare@nvasia.com.my,富貴諮商與輔導關懷部(Grief Care)提供臨終關懷、喪親及失落關懷諮商與輔導服務。關於個人失落悲傷的諮商,或是團體支援以及生命教育推廣,都可在辦公時間聯繫我們。個案的經驗告訴我們,和陌生人聊聊天,原來可以那麼放鬆。

如果你也願意,我們就在這裡。

Nirvana Care Grief Care Department
富貴關懷諮商與輔導部

富貴諮商與輔導關懷部(Grief Care)提供臨終關懷、喪親及失落關懷諮商與輔導服務。關於個人失落悲傷的諮商,或是團體支援以及生命教育推廣,歡迎聯絡griefcare@nvasia.com.my,或撥電010-9896954(星期一至五,早上十時至下午五時)預約。

Nirvana Care – Grief Care department, cares your grieving journey… We provide individual counselling, group support and life education awareness. Contact us at griefcare@nvasia.com.my or 010-9896954 (Monday to Friday, 10am to 5pm) for appointment or phone and email enquiry.

作者簡介:

賴昭宏,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碩士,主修生死學、生命教育、臨終關懷、失落關懷。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这样不幸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是个好人,一直都在做善事,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快带走他,不带走那些坏人?」
「难道我们要做坏人才会比较长命,才会有好报吗?」

阿嫲的长命百岁

阿嫲的长命百岁

我回了姐姐的简讯,第一次鼓起勇气说了真心话。姐姐没有正面回应,也没有反驳。有这想法的应该不止我,只是我是家里唯一敢指出房间里有一头大象的人。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當我的心情還沉寂在凄慘的哭聲中時,我的同事突然對我説:“等下的封棺儀式由你來做,之後才交囘給我。”她一説完把麥克風交了給我,當時的我完全來不及反應,大家就開始各就各位要准備做封棺儀式了。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在哀伤关怀的辅导室里,“我的哀伤会持续多久”都是个案常见会提问的问题。每每听到个案提问这个问题时,心都会揪在一起。

我在殯儀館上班

我在殯儀館上班

目前,我送走的朋友已有3000多人,雖然無法一一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有時會無聊的想一想,他日我自己也往生之時,在那所謂的另一個世界,那裡的朋友比我這一輩子所認識的人還多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