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殯儀館上班

文/ Frankie丘銘澤, 富貴關懷奠禮主持

 

許多人對於殯葬行業,都會存有一些迷思,或忌諱、或害怕,而望而卻步!

幾年前,我輾轉接觸到殯葬業而成為一位殯葬司儀,是我做夢也不曾預料到的。

相信大部份人壓根兒都不會想到,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涉足殯葬業。童年時的作文,若老師叫我們寫「我的志向」,一般都是希望成為醫生、律師或明星之類,誰又會想到要為往生者服務呢?

是的… 一般的大眾,對「死」的這個話題是很忌諱的。想到殯儀館、棺材、壽衣都直覺認定會不吉利。放眼今天馬來西亞的殯葬業,隨著時代的進步,無論墓園、靈堂、骨灰閣都相當有規模而且規劃完善,我本身就不會有一絲恐懼的感覺,想說若有一些人還會覺得恐懼,或許那只純屬個人的迷思吧!

後來,我引薦了我的外甥來公司上班。和他提到要在殯儀館上班時,其當下的表情透露了他是有一些畏懼的,畢竟是處理死人的工作。後來因為我遊說薪金与工作穩定,現在他已經完全適應且對於其職責駕輕就熟,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的畏懼了。後來他結交了一位女孩,更沒聽說這女孩或她家人有任何異議!

其實,從事殯葬業,最重要就是保持敬重往生者的心態來提供服務。在殯葬司儀界流傳著一句話:「往生者是一日的朋友」… 所以,在替往生者主持奠禮儀式的時候,就更添一份離別之情,就能和親友們感同深受來圓滿奠祭儀式。以前我本身也會用「棺材佬」來形容殯葬業者,但當自己深入了解並投入這行業一段時間後,才驚覺是一份很殊勝的職業。目前,我送走的朋友已有3000多人,雖然無法一一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有時會無聊的想一想,他日我自己也往生之時,在那所謂的另一個世界,那裡的朋友比我這一輩子所認識的人還多很多呢!

所以,只要能破除自己內心的迷思,殯葬業也可以成為一份很理想的職業。從宗教的角度出發,若能真誠服務,還可以累積善德呢!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又稱司儀,負責主持殯葬儀式,根據主家各個籍貫、風俗禮儀、語言文化等。確保出殯流程順利進行,瞻仰、封棺、奠禮拜祭以及出殯。在訪問主家索取資料以追思逝者過去,協助撰寫追思文,和家屬一起緬懷逝者。
 
作者簡介
Frankie丘銘澤,曾服務於一家台灣起重機行業於馬來西亞的子公司擔任業務經理。如今加入富貴集團擔任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立志為喪家主持莊嚴奠禮。Frankie擅長主持於中、英、粵語以及客家語。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这样不幸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是个好人,一直都在做善事,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快带走他,不带走那些坏人?」
「难道我们要做坏人才会比较长命,才会有好报吗?」

阿嫲的长命百岁

阿嫲的长命百岁

我回了姐姐的简讯,第一次鼓起勇气说了真心话。姐姐没有正面回应,也没有反驳。有这想法的应该不止我,只是我是家里唯一敢指出房间里有一头大象的人。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當我的心情還沉寂在凄慘的哭聲中時,我的同事突然對我説:“等下的封棺儀式由你來做,之後才交囘給我。”她一説完把麥克風交了給我,當時的我完全來不及反應,大家就開始各就各位要准備做封棺儀式了。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在哀伤关怀的辅导室里,“我的哀伤会持续多久”都是个案常见会提问的问题。每每听到个案提问这个问题时,心都会揪在一起。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_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_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殡葬行业人物采访 丧亲辅导师张以靖 有一种朋友,他们身上带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追根究底,大概跟天生有一双灵巧的耳朵、一颗体贴善感的心灵有关。他们不轻易打断别人的说话,不说教,不批判,只是安静地用心倾听,絮絮不休倾吐的人们,因为被倾听了,所以暴走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彷佛被掐住脖子喘不过来的一口气,终于恢复正常的呼吸频率。...

戴孝可以上班吗?

戴孝可以上班吗?

戴孝可以上班嗎? 文/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Eva Ow我朋友最近問了我一個問題,她説:「誒,什麽是戴孝?戴孝之後我們還可以去做工嗎?他們會不會道德綁架我?」這個問題我想了一下,當時我不知道要怎麽解釋,因爲真正的含義我並沒有深入去瞭解過。但是,可不可以去做工這是要從傳統的想法去解釋,還是以現代人的想法去解釋呢? 我想了很久,我覺得其實應該是要先瞭解戴孝的含義,才去決定上不上班的問題。...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只想好好保护你 / 注册心理辅导员 张以靖 辅导室,一位处在青春期的男孩,一位辅导员。 男孩,低头沉默不语。对于辅导员的尝试提问,男孩都一问三不知。 就在空气凝结当儿,辅导员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你在这里是安全的。你所分享的故事都是属于保密的,谈话内容只会停留在你我两人与这间辅导室之中,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只见男孩紧绷的脸色与肢体突然放松,再三地向辅导员确认刚才所谈到的保密原则后,开始放下那颗防备心,做好准备,愿意尝试信任辅导员,与辅导员一同踏上上疗愈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