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

/賴昭宏

「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無意識的固有模式,於是,一旦死亡事件發生過於靠近我們,大部分人會感覺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然而,死亡真的永遠是他人的事嗎?捫心自問,你是否也想過這個問題?

對於死亡,祂可分為三類,既是「他死」、「我死」、「你死」。 「他死」與我們自身有一定的距離,或在新聞上看到死亡的消息,或是居家社區的鄰居身亡,抑或是殯葬禮儀在服務的主人家喪事也屬於「他死」。「我死」也就是我們自己的死亡,雖然死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人往往在面對「我死」是件最容易的事,但也有可能是最難得糊塗的事。人生中最難面對的就是「你死」,這個「你」可以是我們的親人、愛人、摯友等,任何一個在我們生命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人,都屬於「你死」。然而人,最怕面對,也最難以接受的就是「你死」了。 

談到這裡,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自己「第一次想到死亡是什麼時候?」;也就是第一次想到「我會死」是在什麼時候?資料數據顯示,大部分人在幼兒園階段,就意識到人會死這件事,你是不是也在這樣的階段就發現「我會死」呢?然而,為何上文提到「我死」是件最容易的事,但也有可能是最難得糊塗的事呢?因為大部分人很在意或擔心別人的死亡,卻往往忽略了要為自己的後事有所安排。比如孩子們會為長輩購買福地、骨灰位或殯葬配套,卻沒為自己在這方面做規劃。我們都會為自己的未來做好規劃,唸書、上大學、找一份理想的工作、理想的收入、計劃買車子買屋子、結婚生子和養老,來到自己人生的最後規劃,卻往往被忽略了。縱觀這樣的模式,又似乎很矛盾地顯示了,人其實對於「我死」沒有太過地在意,所以才會指這是「最難得糊塗的事」。

準備死亡 

死亡的準備,可以像「畢業典禮」或者乘搭飛機「出境」到國外那樣。即將畢業的時候,我們會準備紀念冊,讓同學在紀念冊寫下對我們的祝福語。抑或是舉辦畢業晚會,謝謝老師們在這些年的教導以及和同學們畢業前的相聚。然而,來到了我們生命最後終點,我們是否為自己的最後這段路做點什麼? 

同樣的當我們準備出國時,我們會先確保護照還未過期,兌換當地的錢幣,交代工作以及請假,確保出境前將這裡的事情都交代妥當。所以,在生命結束之前,我們也來想想哪些是不要被忽略的,從這樣的角度來安排自己的生命閉幕儀式。 

另外,在了解到死亡可以作準備之後,也可以學習四道人生「道謝、道愛、道歉、道別」。我們的華人文化,對於「愛」總是難以啟齒,當我們對親愛的人擔心時,脫口而出的往往是「出去了就別再回來」,「再不撐傘你會曬死」、「不吃藥就等死吧」,本來是一片愛意,卻說盡了傷害的話,就是不說「我愛你」。 

如果我們能將氣話愛語,在脫口而出之前將「出去了就別再回來」變成「這麼晚了還出去,我會擔心的」;「再不撐傘你會曬死」改為「撐個傘才不會中暑曬傷呢!」;「不吃藥就等死吧」溫柔地說「吃了藥才能減輕你的症狀呢」。將愛說出口,一位生命教育專家羅耀明老師常說「在一起是為了不在一起,不在一起是為了在一起」當我們好好地在一起時,是為了不在一起的時候;好好地說話,也是為了有一天再也無法說話的時候。 

「死亡不是別人的事」在還能夠溝通的時候,鼓勵大家跟家人談生命這回事,談彼此之間所想像的死亡以及後事安排。了解家人彼此的需要,這樣能避免在喪禮上只能夠用擲筊或問米來溝通。和家人或朋友聊死亡處理,從選擇的殯葬儀式、服裝、入葬或火化、邀請賓客名單等,這些若能在我們意識清醒的時候溝通,或先撰寫記錄下來,遠比喪後擲筊來得更清楚。 

Introduction of Nirvana Care Grief Care Department 富貴關懷諮商與輔導部簡介

富貴關懷諮商與輔導部(Grief Care)提供臨終關懷、喪親及失落關懷諮商與輔導服務。關於個人失落悲傷的諮商,或是團體支援以及生命教育推廣,可於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早上十時至下午五時(週休和公共假日除外),聯絡 griefcare@nvasia.com.my,或撥電010-9896954預約。

 

作者簡介:賴昭宏,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碩士,主修生死學、生命教育、臨終關懷、失落關懷。

我不好

我不好

我不好 / 賴昭宏 「你好嗎?」「你還好嗎?」朋友發來這樣的簡訊,心裡很想回答說「我不好」,「一點都不好」。基於禮貌上,還是回應了「還好啊」、「還不錯」、I am fine。往往,這樣就可以打發被追問下去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