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有时不幸的事也会发生在好人身上 注册心理辅导员 / 张以靖 「为何是我?」 这是在辅导室常听到的一个疑问。 「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这样不幸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是个好人,一直都在做善事,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快带走他,不带走那些坏人?」 「难道我们要做坏人才会比较长命,才会有好报吗?」...
阿嫲的长命百岁

阿嫲的长命百岁

阿嫲的长命百岁 /黄爱玲 – 富贵关怀文化礼仪管理部 星期日晚11点半,是该就寝准备隔天上班的时间,接到了姐姐的简讯:“阿嫲身体很弱,心跳只剩44,大家做好准备。”当下,第一个蹦出的想法不是“希望阿嫲可以熬过这关”,而是“阿嫲终于可以离开了吗?我希望她走”。 阿嫲已经90几岁,约10年前开始身体健康就每况愈下。跟很多老人一样,不过是跌了一跤,动了一次手术,余生就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慢慢地,阿嫲不再需要坐轮椅,不是因为情况好转,而是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终日躺卧在床上。每日坐起的时间只有在洗澡和喂食的时候。...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你好,我是喪禮司儀! / Eva歐燕珊 “小姐,你做富貴司儀有多久了啊?” 當我走出奠禮堂時,有位uncle就問了我這句話。他接著說:“你們都有訓練的對嗎?”我認真地笑笑點點頭說:“嗯,我們内部都有訓練的。” 那位uncle繼續說:“很好,很專業。”而我禮貌地笑笑説了句謝謝就趕去另一場奠禮準備我司儀的工作。...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那些在辅导室教会我的事 哀伤会持续多久呢? 注册心理辅导员 / 张以靖 辅导室,一位失去伴侣的她,一位辅导员。 她哭泣着诉说对失去伴侣的不舍、心痛、遗憾、自责,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每天都如行尸走肉般过生活。万分悲痛的她用着全身的力气,对着辅导员询问:“到底我的哀伤会持续多久?这样下去我真的不行了!”她用着渴望的眼神望着辅导员,仿佛期待辅导员说出的答案就能让她的哀伤马上消失不见,回到原本快乐的她。...
大合照

大合照

大合照 文 / 富贵关怀殡葬礼仪部Samantha Ho 何珊珊   随着时代的改变,小孩已经能够掌握手机的技能拍视频,父母辈的长者也多半能够善用手机里的镜头拍照留影,发到软件组群里分享喜悦。 前段时间,我回到妈妈家,无意中让我发现一本陈年已久的相簿。翻开来看,仿佛又跟着照片里的自己游历了一次。当时我在想啊,从前我们没有手机摄像头的时代,每张照片是多么的珍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Kodak的相片胶卷好像是可以拍36张。拍了之后,就想立马拿去照相馆冲印,也需要上好几天,每当拿到照片的那一刻心里是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