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只想好好地說再見

媽媽只想好好地說再見

媽媽只想好好地說再見        /Samantha何珊珊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兒子啊! 媽媽要走了。 Bye  bye  ! Bye  bye  ! 」眼看這位媽媽在奠禮堂門外向兒子靈堂大力地揮手說再見,但在這當下她卻被身在一旁的親戚強行拖拉著離開。   白髮人送黑髮人,一向被視為禁忌。 民俗解說怕死者受不起父母或長輩們的致祭。 除此之 外也被視為大不孝,身為兒女應當孝順父母,但還沒來得及行孝,為人兒女卻先逝世。 民俗傳 說意為年輕的都逝世了,年紀大的父母或長輩會折壽。...
【爱长在】云水僧 / 一句呼唤

【爱长在】云水僧 / 一句呼唤

【爱长在】云水僧 / 一句呼唤   在沙田威尔斯医院实习期间,身穿白袍,穿梭在7楼病房。一位中年妇女忽然走到面前,悲伤说道:“师父,我母亲快不行了,您可以到病床给她念《观音经》吗?要多少钱呢?”回说:“好!快带我去吧!我是在医院服务,诵经,不用钱!”走没两步,转个弯,已到了病床。只见一位白发苍苍、面目慈祥的婆婆,戴着呼吸罩,陷入昏迷状态。...
我拥有悲伤的权利

我拥有悲伤的权利

我拥有悲伤的权利                      /注册辅导员 张以靖   你有没有试过在面对至亲离世时,伤心至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时,被喝止说:「不要哭!」、「不准哭!」、「不能哭!」、「要坚强!」 你有没有试过在表达你对至亲离开的不舍和心痛时,被劝告说:「要感恩了哦,他都活到这么老了,很好命了。」 你有没有试过想好好表达悲伤时,被安慰说:「别伤心了,他的离开对你们都好,至少大家都不用受苦了。」...
【爱长在】云水僧 / 想要一个家

【爱长在】云水僧 / 想要一个家

【爱长在】云水僧 / 想要一个家   与月圆(化名)相识,是去年年底的事。当时,因宗教信仰不同,她无法接受“法师”的关怀。所以,每次到净愿关怀病患时,总是与她“点头、微笑、打招呼”,然后“擦床而过”。半年后,也许多次的“点头、微笑、打招呼”,无形中我们建立了“友情”,彼此有了更多的互动。 月圆,马六甲人,是一名孤儿。两岁时,跟随着养父母到吉隆坡生活。当时养父母育有两位儿子,没有女儿,所以收养了她。养父已告别人间,与养母及两位兄长关系淡薄,鲜少联系。...
我也可以是你的家人!

我也可以是你的家人!

我也可以是你的家人!  /林怡玲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還記得第一次執行案子,心情超級無敵緊張。我不斷地告訴我自己我可以的,勇敢面對吧!爲了不辜負上司對我的期望,執案前一天還背了一整晚稿子,回想起來,那是我最開心又挑戰的一天吧! 我一直以來都不懂得如何安慰人,有的人説我是個非常冷血的人(或許我真的不會安慰人吧?)哈哈!就連我的家人心情欠佳,我也不知道什麽情況,什麽適當的時刻,該説些什麽讓人舒服的話語。特別是有人哭泣的時候,我只會選擇默默在旁陪伴直到對方發現我的存在。...
【爱长在】萧婷文/中年是断舍离的好时机,整理、感谢、慢慢告别

【爱长在】萧婷文/中年是断舍离的好时机,整理、感谢、慢慢告别

【爱长在】萧婷文/中年是断舍离的好时机,整理、感谢、慢慢告别 “中年危机”这句话我们都常听到,可是中年的定义,到底是从几岁开始?35岁、40岁、45岁?我想可以从“意识到”要迈向下一个人生里程碑开始,如此危机才有意义,危机才会变成转机。 从青壮年过渡到中老年的时期,我们可以检视自己的人生,慢慢地整理、清理,也许那些青涩少年时的疑问会在此时又浮出心头:“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不妨将这些人生十字路口的自我疑问,作为驱动自己走向“第二人生”的大好机会,而在中年时的“断舍离”,是一种厘清“要往哪里去”的生活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