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合照

大合照

大合照 文 / 富贵关怀殡葬礼仪部Samantha Ho 何珊珊   随着时代的改变,小孩已经能够掌握手机的技能拍视频,父母辈的长者也多半能够善用手机里的镜头拍照留影,发到软件组群里分享喜悦。 前段时间,我回到妈妈家,无意中让我发现一本陈年已久的相簿。翻开来看,仿佛又跟着照片里的自己游历了一次。当时我在想啊,从前我们没有手机摄像头的时代,每张照片是多么的珍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Kodak的相片胶卷好像是可以拍36张。拍了之后,就想立马拿去照相馆冲印,也需要上好几天,每当拿到照片的那一刻心里是充满期待。...
什麽才叫“圓滿”的告別儀式?

什麽才叫“圓滿”的告別儀式?

什麽才叫“圓滿”的告別儀式? / 富貴關懷殯葬禮儀部奠禮主持 鄭貝君 這世上有那麽多人,人生際遇都有所不同,但在“死亡”的面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終將邁向死亡的結局。 我們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但你是否想過自己人生最後的一場慶典“告別儀式“是要以什麽形式來進行嗎? 近幾年來,社會開始提倡“生命教育“,死亡不再向以往一樣是一種禁忌。從事殯葬司儀這麽多年,最近發現如今的家屬比起過往,開始會對親人的告別儀式給予想法與建議。...
我与死亡的对话 : 面对死亡,想象死亡

我与死亡的对话 : 面对死亡,想象死亡

我与死亡的对话 : 面对死亡,想象死亡 / 文化礼仪管理部实习生 黄义和 死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必经之路,但其实我们平日里对死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畏惧,我们依旧可以过着日常生活,想着晚餐吃什么,为什么道路又堵车了。所以啊,死亡似乎离我们好远好远,远到不及一顿饭,一条路的距离。我们习惯地把生活填满,让自己过得充实,但我们有多久没有和死亡坐下来,好好地面对它,和它谈一谈了呢? 面对死亡真的要哭吗?...
我不好

我不好

我不好 / 賴昭宏 「你好嗎?」「你還好嗎?」朋友發來這樣的簡訊,心裡很想回答說「我不好」,「一點都不好」。基於禮貌上,還是回應了「還好啊」、「還不錯」、I am fine。往往,這樣就可以打發被追問下去的窘境。 我可以不好嗎?說出不好這件事,卻往往變得如此難以啟齒。尤記得在陪伴媽媽生病的那段日子,離職成為照顧者的時期,很久不見的朋友都會捎來問候「你好嗎?」我心裡有很多的抗拒,想著,這時候怎可能會好?感覺每一句問候都像是諷刺,如針扎一般地扎在心上。...
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

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

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 /賴昭宏 「死亡永遠是別人的事」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無意識的固有模式,於是,一旦死亡事件發生過於靠近我們,大部分人會感覺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然而,死亡真的永遠是他人的事嗎?捫心自問,你是否也想過這個問題? 對於死亡,祂可分為三類,既是「他死」、「我死」、「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