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Something! 我們都是自殺防治守門人

文/ 賴昭宏

不久前,有位朋友看到自殺的新聞,發了簡訊來跟我說「有憂鬱症的人去自殺,真的很痛苦。」我告訴他自殺的人不一定有憂鬱症,有憂鬱症的人也不一定走向自殺的路。朋友啞然,他一直以為會選擇自殺,一定是在精神狀態下無法控制了。然而,事實上,會選擇自殺的人,不是為了要解決自己的生命,而是為了要解決他四面楚歌無法解決的痛苦。

看官也許會說「有什麼事情是沒辦法解決的,要選擇去死?」

官方數據顯示在2021年的首五個月,馬來西亞有468宗自殺案,這相等於每一天有3個人自殺。馬來西亞人抗疫一年多,封國封城封自己,面對病毒來侵當兒,也面對斷炊斷糧之境。以往我們都知道「有手有腳」就去工作,必能解決經濟問題。然而,在疫情當下,很多行業必須勒令停業,讓很多人英雄無用武之地。

世界衛生組織(2019)數據顯示,每一年全球有超過700 000人死於自殺,相等於平均每40秒就有一人以自殺來了斷自己的生命。全球的自殺率在過去的45年來明顯的提升至60%,自殺數據的79%來自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國家,這是一個令人憂心忡忡的數據。關於迷思,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然而對於自殺這個課題,你是否認為只有精神上有疾病的人才會選擇自殺呢?

《解剖自殺心靈》這本著作,有個學者寫著「死亡固然令人哀傷,但活著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生活中,我們總看到別人過得比我們好,但從不知道每個人為了自己的生活,都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活著,去面對,以及運用自己現有的資源去解決困境。

我們每個人都很有限,有限在於我們的認知,我們的學習以及我們的經驗。會用自殺來解決痛苦的人,那是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使然,也就是他已經想不到任何解決的方法了。

這時候,只要有一個人在他做這最後決定前,和他聊聊或一起尋找另一條出路,或許就能改變結局。但,這又能怎麼做呢?

在生活保健上,我們經常看到預防癌症,健康生活,但你是否留意過連自殺也需要防治呢?學習自殺學的時候,課堂上的老師經常呼籲說,我們都是自殺防治守門人。

因為防治自殺這份工作,不僅是專業人員能做到,最有助於預防自殺的人其實是每一個你我他。自殺現象有輕重緩急分為三個階段,

Rickgarn學者將它分為人人(every person)能留意到自殺訊息並陪伴自殺者,必要時尋找專業資源和協助;二、技術協助者(Skill helper)有受過初級訓練及協助預防自殺者如消防員、老師、警察、社工等以及三、專業者(Professional)醫師、心理師以及專業輔導者等協助高度自殺危機者。

人人到底可以怎麼做?這裡有三個自殺防治守門人訣竅的訣竅(林綺雲,2017):「Question, Persuade & Refer」

Question,第一訣竅首要條件是:敢敢問。可是,大膽地可以怎麼問?

若有自殺意念者有意無意的對你說「唉,我想去死。」

一般人的回應都會說「哎喲,不要亂講話啦,你這樣就去死,那我怎樣?」這是屬於逃避型的回應,當然或許也帶有不相信。有些時候,有自殺意念者的人,也許是試探式地說說,看看我們有沒有當真。那,我們到底可以如何敢敢地去問呢?例如:

 

A說:「我想去死。」

B(請認真地放下手上的事)看著他的眼睛問:「你想死?你想怎麼死?」

如果他發現你的慎重其事對待,那麼即能和你好好討論發生了什麼事。當然對方也有可能笑笑跟你說,「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就算是這樣,那也沒關係。我們認真以待,但也不造成彼此的負擔。

4W1H是我們經常用在實行計劃上,關於自殺評估,我們也可以使用這樣的方式。以下是Rickgarn(1994)建議使用的問話技巧:

一、What:「發生什麼事,讓你有這樣的決定?」

二、When:「計劃什麼時候自殺?」

三、Where:「計劃在哪裡自殺?」

四、Who:「有誰牽涉在這件事嗎?」「有沒有讓你牽掛的人?」

五、How:「打算用什麼方法尋死?」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問「為什麼不問為什麼?」我們盡量避免問為什麼,因為「Why」意味著因果關係,這像是以一種權威性的責問「為什麼你要這麼做?」身為陪伴者或身邊的人,在這一開始的對談,且慢詢問為什麼。守門人可以直接問「你想自殺嗎?」這是沒有逃避的問題,直接提到自殺兩個字,直截了當地表示我們願意介入或協助。直截了當地「冒險」Take a risk,並在這樣的對談中,釐清自殺意願者可能所面對的壓力來源或各種因素,這往往是外人難以體會的。為自殺意念做評估,評估後若當事者已經出現自殺或自殘的行為,就要建議求救。

二、Persuade承諾和應許。我們老實發問,會得到老實回答。有了答案並介入第二步的做出承諾,讓對方與自己承諾不會傷害自己,至少在見到你以前都不會殺了自己。自殺是一種選擇,我們可以順著有自殺意念者的選擇,聊出更多選擇自殺之外的解決方法。三、Refer轉介,轉介給專家尋求諮商或輔導的協助。如果在和當事者聊天之後發現那不是自己能力能夠協助的,那麼可以轉介給專家尋求心理師或醫師的協助。馬來西亞也有很多免費尋求幫助的管道,比如生命線協會、Be Friender等等,鼓勵他們在出現想要解決自己生命的動作前,撥打求助熱線。大家可存下以下資訊:

馬來西亞行管令中文免費諮商與輔導服務資訊https://bit.ly/2U9XE7u

自殺者會選擇自殺,是因為當下沒有辦法用曾經學會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當他們在無計可思來解決困境,我們的善意介入一起來學習怎麼樣解決當前所面對的問題。不要擔心做錯事,我們要do something有所為,才能抑制自殺的事件發生。我相信想死的人部分中還是想活下來的,只要協助他們找到生存下來的方法。身為自殺防治守門人的我們,勇敢地去介入吧,做了才會有希望。

Do Something,守護馬來西亞,我們都是自殺防治守門人!

資料來源:

  1. 愛德溫.史奈曼(2006)、李淑珺譯,解剖自殺心靈,張老師文化出版社
  2. 世界衛生組織(2019),https://www.who.int/zh/news/item/09-09-2019-suicide-one-person-dies-every-40-seconds
  3. 林綺雲(2017), 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理論與實務,臺北市:天馬,2017

Nirvana Care Grief Care Department
富貴關懷諮商與輔導部

富貴諮商與輔導關懷部(Grief Care)提供臨終關懷、喪親及失落關懷諮商與輔導服務。關於個人失落悲傷的諮商,或是團體支援以及生命教育推廣,歡迎聯絡griefcare@nvasia.com.my,或撥電010-9896954(星期一至五,早上十時至下午五時)預約。

Nirvana Care – Grief Care department, cares your grieving journey… We provide individual counselling, group support and life education awareness. Contact us at griefcare@nvasia.com.my or 010-9896954 (Monday to Friday, 10am to 5pm) for appointment or phone and email enquiry.

作者簡介:

賴昭宏,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碩士,主修生死學、生命教育、臨終關懷、失落關懷。

疫起送暖到森州

疫起送暖到森州

“疫起送暖”到森州 受惠者赞来得和时宜 诚与爱义工团配合疫起送暖计划走入社区,分发生命粮予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中为该团主席谭雪华。森美兰同善福利协会义不容辞配合本报与富贵山庄的送暖活动,感恩你们!中为本报高级主任(受众成长及管理部)何文权。星洲日报与富贵集团推动“疫起送暖”计划,向急需生活救济的家庭派发“生命粮”,受惠读者赞扬这项援助来得适宜,为不少受影响的家庭暂时渡过困境。 在这项计划中,森州区获得分配逾800份物资干粮,当活动推出时,也获得热烈反应,短时间内申请额已满,本报将在近日内陆续把物资干粮派出。...

【疫起送暖】欠房租水电近断炊

【疫起送暖】欠房租水电近断炊

【疫起送暖】欠房租水电 近断炊 民众:生命粮及时雨“有头发边个想做癞痢?若非到几近断炊的地步,有谁愿意厚着脸皮,向其他人求助?又有谁要到四处去领取物资,来解燃眉之急?” 以上这些话语,是这几天几乎每名前来本报巴生办事处和吉隆坡办事处领取物资者的心声,听了直叫人心酸。 有者也向记者侃侃而谈,苦诉自己在疫情和行管令期间熬得十分辛苦,这一年半来的生活近况,完全零收入,除了穷,积蓄甚至已被掏空。说着、说着,竟然眼泛泪光。 可想而知,这些人的生活已捉襟见肘,幸得这场派生命粮的及时雨,才暂时减缓他们些许的压力。...